【耕面】弱水三千 6

短小,但甜!

https://m.weibo.cn/5203846684/4437785190382017

后面真的想不到啦!哈哈哈哈哈😂

【勤面】弱水三千 5

【勤面】弱水三千 4

“老爷你回来啦!”

罗勤耕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沈夜,面无表情点了点头。

“今天何婶炖的莲藕红豆白鸽汤,还温着,老爷要不要尝尝?”

确实有些小饿的罗勤耕应了一声。“也好。”

洗完手,罗勤耕坐在桌前看着已经端上桌的鸽子汤,问了一句。“浮生呢?”

“他睡了,说晚上别吵他。”

半扎在黑色裤腰中的松散白衬衫,在沈夜说话间,随着气息而被布料贴合得隐约可见细柔的腰肢……只是一瞥都令人躁动。

罗勤耕压着猛然而起的欲望,面上平静的用白瓷勺舀了一勺汤送进嘴里。

最近沈夜的装扮都过分诱人了,明明什么都没露,不经意间贴合出的那一瞥却尤为致命。

关键,这些个衣物还都是自家儿子给置办的。

高级的衣料,精...

【生豆线】投食歌 18

豆子最近春风得意,他上个月终于拥有了百万粉丝,每次的视频播放量都有四五百万,水涨船高的连带收入都上升了一个新高度,高兴的走路都带风。

沈夜还是那样,井然忙的时候他就有机会多出来玩会,井然不忙了,他就回去陪着井然,总之生活是乐哉乐哉,豆子分给他的广告费分成他是一分都没拿,说是要让豆子真的注册成立出一家公司来,最好还投资一家自助餐厅,这样他就永远都不怕没有自助餐吃了。啧啧啧,听听听听,本以为沈夜终于有了点投资头脑的豆子,发现沈夜还是个单纯的吃货罢了。结果这话被一醉话浮生给听进去了,转天还真的选了个热闹地点打算开自助餐厅,研发菜品的那段时间,他总是说让沈夜有空就去多试试菜,结果最后整个餐厅的菜品都...

【勤面】弱水三千 3

几天后罗浮生出院,带回家的除了手上打的石膏,还有穿着他白衬衫和背带裤的沈夜。

沈夜原本的那件白袍,遭遇了车的撞击,破破烂烂又沾了血,医生急救的时候,二话不说就给剪开了,结果发现人没什么大碍,也就是些皮外伤,可被剪破的衣服是没法挽回了,之前都穿着医院的病号服还不觉得,一直到罗浮生准备出院,沈夜才慌了,央求着罗浮生把他带回去。

“我吃的不多!真的!”

关于沈夜到底能不能吃,罗浮生这几天早就观察出来了,他戏耍着抛着手里的苹果逗弄沈夜。

“把你带回去当然没什么,可你,能干什么?”

沈夜眨眨眼,“哥哥说,恩人有任何要求都要尽力满足。”

“尽力满足?”罗浮生咬着苹果凑近了沈夜,苹果清甜的果香引...

【耕面】弱水三千 2

“老爷,少爷进了医院,说是骑车摔了。”

听着副手来报,正在办公的罗勤耕沉下眉一抬眸。

“严重吗?”

“说是要打石膏。”

罗勤耕不动声色,低头继续看着手里的文件。

“先把车准备上。”

明白罗勤耕这是要先处理好帮里的公事,副手安静的退出了房间。


等到罗勤耕人到医院的时候,罗浮生正吊着一条刚打好石膏的胳膊和沈夜玩得正欢,两个人都盘腿坐在病床上,中间放着一堆纸牌,也没什么复杂的规矩,就在那你来我往的用手吸纸牌,看谁能把床中间的那些牌给吸得翻过来,牌大的就赢。

罗勤耕看着贴了一脸白纸条的漂亮小omega,再看看自己那个打了石膏都安分不下来的儿子,眉头不由得一沉。

“你进...

【耕面】弱水三千 1

“啊啊啊啊啊!”

罗勤耕一如往常那样坐在车的后座里,淡定、闲适,仿佛没有任何东西能让那张完美的脸出现裂痕,直到,有什么东西直接砸到了他的车顶,在巨大的声响中将车顶撞出了一个凹痕,紧接着在司机的本能急刹车下,那撞击汽车的物什直接滚过了车窗,摔在了车前。

“好像……是个人……”

司机肝颤的说着,声音都有些抖,罗勤耕在小小的皱眉后,已经恢复了那张处变不惊的脸,示意一旁的保镖下去查看。

“老板……真的是个人。”

罗勤耕隔着车窗看着保镖怀里那一身白衣,脸又颇为漂亮的人儿,思绪转了一圈,示意保镖将人带上车。

“去医院。”

看着那张漂亮的脸,罗勤耕决定,不管这是不是那些恶俗的美人计,他都接住了...

【生面】洛丽塔3(end)

【生面】洛丽塔2

一眨眼,小面团在美高美已经生活了两个星期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遇上男孩子正开始拔高的时候,这两个星期里,小面团比之前大了不少,刚来时看着才八九岁的模样,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肉乎乎的感觉,现在看着已然像是十二三岁,连脸都长开了些,之前霜姐给找来的衣服也都短了,又给换了一行。唯一相同的是,小面团还是一样的漂亮。

一早,罗浮生给刚起床的小面团梳着头,之前乱糟糟的灰白长发,在罗浮生跟姑娘们的虚心请教学习下,如今被打理的蓬松又顺滑,两鬓的头发按照小面团子一开始来时那样,每天都给编了两根小麻花辫一起束扎在脑后,小巧的白色猫耳尖隐藏在灰白的发丝里,随着主人的好心情一耸一动的,看得罗浮生心都萌化了。

“梳好了,...

【生面】洛丽塔1

罗浮生看着在木箱里缩坐着小孩子,白净的皮肤,漂亮的脸蛋,蓬乱的灰白发丝间还冒着两只纯白色的小小猫耳,此刻正不安的垂落着,小手里紧握着的,是一根早就没了糖的棒棒糖的小纸棍。

“你这个混蛋!”

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的罗浮生,直接一拳揍在了侯力的鼻梁上,送了他两道止不住的鼻血。

“你做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也就罢了,怎么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!”

说着说着,罗浮生黑色的尾巴都气炸了,耳尖带着几丝白色绒毛的黑色猫耳也气得竖了起来,又一脚用力地踹在了侯力肚子上,看着他毫无反击之力的蜷缩躺倒在地后,才从木箱子里一把抱出了满是不安的小孩。

“我罗浮生不爱在人背后打小报告,这事你明天自己跟帮主请罪去,否则,...

喜爱小甜饼;没有汽车驾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