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0粉啦~


哈哈哈哈哈哈!

于是,开点梗啦~

之前写随没心力开,现在写完了!总结也做完了!就开了庆祝一下吧!

有啥想看的梗呀,哪一篇的番外呀,都可以留言呀~

【生面】随 14 (END)

沈面的再次到来,有些出乎沈巍的意料之外。

他本以为,这次间隔怎么样都会更长一些。

沈面看着他,只是冷着着脸,直接席地而坐的闭上了眼。

见他一脸不想理会自己的样子,沈巍反而笑了起来。

“我还以为,你会不想见我。”

沈面听到耳朵里,只当是没听到,继续闭着眼睛,只当什么都不存在。

如果可以,他当然不想再见到梦里这个人,星辰大海又怎么样,风和日丽又怎么样,一切都是假的!就像那已经消失的黑衣少年一样,都是假象!现在留存的,只有刻意的伤害。

他一睡着就会见到这个人是不能改变的事情,他可以白天不再睡,晚上却是不可以的。如果他执意醒着,罗浮生会为了陪着他也跟着不睡,他熬着无所谓,罗浮生却是不能不...

【生面】随 13

沈面最近笑的很少,总有些郁郁寡欢。罗浮生看在眼里,最终还是问出了口。

“你最近不怎么开心。”

这是个平淡的陈述口吻,正坐在罗浮生腿上,被他搂着的沈面听着,抬起了头。

面对沈面透着忧郁的视线,罗浮生搂着沈面腰的力度又大了几分。“因为我这,太无聊了吗?”

沈面迅速的摇头否决了。“不是!”

“那你能告诉我,到底是因为什么吗?”

“我……”沈面眨着眼,又低下了头。“我只是在想,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的。”

这个回答让罗浮生愣了一下,随即浅笑着伸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子。“你以前也就是这样啊。”

沈面抬眼探寻的看着他。“真的?”

“嗯……”罗浮生故意拉着长音。“只不过呢,是吃得比现在多点,身体比...

【生面】随 12

从被罗浮生接回美高美起,沈面每天都会做梦。最开始,梦里是一片空白,只有一个背影腾空坐在纯白的空间里。

当他好奇着慢慢靠近后,就见那个背影突然转过身,笑着拉起他的手,对他说。

“你终于来了,弟弟。”

沈面本能的有些抗拒。“我有哥哥了。”

穿着深蓝色条纹西装的人,只是扶了眼镜,笑得一派温润。“我是你,另一个哥哥。”

“你看,我们长得一样。”

沈面摇摇头,其实是不像的。

像是知道他心里的腹诽,沈巍笑笑,大手一挥,刚刚还西装革履、打扮的格外精致的人,下一瞬就变成了一袭黑色布衣的少年,连身高都变得与他一般齐。星眸般的圆润的眼睛专注的看着他,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背后。

被那头黑色长发所蛊惑,沈...

【生面】随 11

看着并不想参与的鬼面,沈巍丢下了诱饵。

“我可以跟你保证,我不会动罗浮生一分一毫,包括他的记忆。”

这句话换来了鬼面垂眸后,嘲讽的一声苦笑。

沈巍侧身捏住了鬼面的脸,强迫他看着自己。

“难道你就不好奇,在罗浮生心里,是不是也有跟你对他一样的渴求?”

“这是我自己的事。”

沈巍挑了挑眉。“你确实变了。”因为那个凡人的影响吗?

捏在鬼面脸上的力道加大了几分,鬼面凛住眼神,看着沈巍。

“你想要我干什么?”

“如今你已经恢复了能力,我要你自愿配合,封闭记忆。”

鬼面的休字刚脱口而出,就被沈巍捏着口唇扼住了。

“别这么快就拒绝。”沈巍说着,倾斜着身体,将脸凑到了鬼面跟前。“我会跟你...

【生面】随 10

罗浮生这句话,让沈巍嘴角一直挂着的谦和笑意微微滞怠后,又刻意扩大了几分。

“罗先生何出此言?”

“我知道,你和小、你和面面都不是普通人。”

“他做过什么?”

在江湖上混迹多时的罗浮生,察觉到了沈巍眼神里的细微变化,突然觉得自己因为一时情绪激动而说错了话。只是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,既然收不回,反倒不如全盘托出,说不定还能置死地而后生。

“他治好过我的枪伤,叫我不要忘了他,却消去了我周围所有人,关于他的记忆。”

沈巍微微的皱起了眉,探寻的看着罗浮生。

鬼面,在护着这个人。他知道身上还留着与这个人的轻微关联,就刻意的制造了几个更为显眼的行为痕迹,想要迷惑住自己,让自己忽略掉他与这个人...

【生面】随 9

没有了沈夜的罗浮生,生活依旧。管理码头,看管舞厅,最近兴隆馆特别安分,导致他还少了出去打架争地盘这一项活动。春风得意的许星程忙着和段天婴卿卿我我,美高美几乎都不来了,倒是林启凯还偶尔借着谈生意应酬的机会过来看看他。

美高美的二楼声音再怎么喧嚣,现在也总透着一股冷寂感,没了沈夜一起睡的罗浮生,睡眠质量日益变差,如果那是梦,为什么他再也不能日复一日的接着做了?

每次打开衣柜换衣服时,里面空出的一块,总让罗浮生笃定,他之前的那些都不是梦。

可不是梦又怎么样,他已经离开了。


‘感情这种东西好奇妙啊,为什么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那个人却不一定会喜欢你?’

‘我喜欢你!你抱我吧!...

【生面】随 8

这几天沈夜都躲在美高美没有出门,自从那日大哭后,他就算清醒着,脑子里也经常跑出一些陌生却又熟悉的画面,阴暗的土地,腐朽的气息,长着大板牙的丑陋生物的无聊厮打,叠交在一起翻滚的身躯……连艰涩肉块的冰冷口感都清晰的仿佛他真的吞噬过一般。

那无聊,又漫长的孤独感……

当沈夜再次来到医院,推开病房的大门的时候,就见划过空中的橙子掉落在了地上。他没有理会,直接冲了上去,扑到了罗浮生身上。

“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!”

说完就抱着罗浮生的脸亲了上去,一旁的罗诚看着,惊得手里的螃蟹都差点掉了。

现在是个什么情况?

罗浮生也是被沈夜亲得一懵,他还是习惯性的像以前那样拍着沈夜的后背安抚着他,想要拉开些距...

【生面】随 7

沈夜睡了一觉醒过来,正巧罗诚进来看他,见他起来的有点艰难,赶忙上来扶住了。

“还好吗?”

“嗯……”沈夜微微点头,只是又变成之前那样没什么精力罢了。“生哥呢?”

“还没醒,大小姐和林少爷在里面守着,我在外面巡视,顺道就过来看看你。”

“他会没事的。”

沈夜捂住胸口,语气里却透着些许不自信,罗诚见状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那肯定啊!手术可成功了!”

沈夜眨着眼,垂眸笑了笑,准备起身,却被罗诚按了回去。

“现在大小姐和林少爷在里面,咱们也不能进去看大哥,你不如再多休息会。”

听闻此,沈夜无奈的叹了口气,换了个话题。“开枪的人,抓到了吗?”

提到这个,罗诚又是一脸的挫败。“让他跑了...

【生面】随 6

几天后沈夜如期出院,终于跟着罗浮生回到了久违了的美高美。

“还是美高美最好了!”

罗浮生看着沈夜在美高美门口叉着腰仰着头的身影,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。

一开始,罗浮生还跟以前一样,生怕他吹了风着了凉,只差没拿个被子给他罩起来,可见他真的活蹦乱跳的,渐渐地也就安了些心。

“星程果然医术好啊!”

在听到罗浮生不知道第几次感慨后,沈夜无奈的仰头翻了个白眼。

“所以明天的舞会就让我也跟着一起玩一下嘛~”

洪大小姐不知道又起了什么兴致,突然就想办国外那种化装舞会,地点就定在了美高美,时间就是明天。

面对沈夜充满期冀的眼神,罗浮生有些无奈。“你才刚好,明天我肯定得忙着招呼客人,没时间照顾你的...

喜爱小甜饼;没有汽车驾照……